搜尋此網誌

2012-11-18

真正的剝削

在經濟理論中,只要交易是在雙方自由意志下達成的,就不存在剝削;只要有一方是被強迫接受的,就是剝削。

第一個剝削就是國家機器,由於不存在同時滿足所有人的政策,所以政策必然不利於某些人,而這些人也無法主張不接受,這種強迫交易就是剝削。小的剝削如公共建設(號稱公共財的圖書館不利於作者,高速公路不利於沒有高速公路的地方),大的剝削如政府雇員(號稱公僕,事實上國家機器有本位主義,會偏好對自己有利的政策)。

第二個剝削來自於人民,由於部份人的效用是來自於損人利己,因此這類人民會要求制定某些法律來禁止某些行為,從而達到減損別人效用來間接使自己的效用提高,類似的法令有妨害風化罪(禁止別人展示肉體的優勢以免突顯自己的劣勢)、奢侈稅(禁止別人花大錢以免自己眼紅)、最低工資(要求雇主的最低應付薪資、禁止別人工作,同時剝削了潛在雇主與潛在雇員)等等。

由於國家機器仍是由人民組成,因此剝削的直接與間接原因都是人民,而一般的均衡解就是人民互相制定法律損人利己,來達到剝削的平衡,如此使自己的效用提高,總體的產出減少,因此這類的不效率是由人民自己造成的,制定越多這類的政策就會產出越少,長期來說是自己剝削自己,實在愚蠢至極。

假如解散國家機器,剝削仍會在各個社群發生,因此消滅這類剝削的方式唯有民智開化,然而根據長尾理論,聰明的人極少,而一般人的比例非常高,因此在多數決的制度下,剝削很難被消滅;在專業分工的少數決制度下,不懂的人不表態,由懂的人達成共識,這類剝削才有機會被消滅。

整體看來,剝削可以減少,但是幾乎無法消滅。任何聲稱制定某些政策可以減少剝削的,都是謊言。

國家機器、法院與司法

經常會聽到有人訴求司法應該要獨立,事實上是不可能的,絕對性的獨立不存在,因為這違反基本的現象法則;不過獨立於某些機制的法院是存在的,以下以科技業的專利糾紛為例。

假設 A 與 B 發生專利糾紛,此時兩公司會各自尋找對自己有利的法院來起訴對方,一般來說,大公司在自己國內告國外公司都會有主場優勢,因此少有人認為這種判決是公正的,而不論整體訴訟策略為何,通常兩家公司會在最大的市場或擁有最完整相關法律的地方進行訴訟,目前來說都是美國加州的法院,至於在其他國家或地區是否提起訴訟就要看戰線拉的有多長。

從上可知,司法在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標準,甚至同一國家的不同法官也有不同標準,因此法院本身並非絕對性的公平,而是一種處理糾紛的方式

假如 A 與 B 都不是美國公司,在加州的法院進行訴訟,這的確可以獨立於各自的主場優勢,不過假如在擁有主場優勢的法院先得到判決結果或掌握媒體輿論,則多多少少也會影響加州法院的結果。

由於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司法,因此金融業便更好的利用了這一點,在很多免稅天堂設立紙上公司,並以這些國家的法院為最主要訴訟法院,而這些免稅天堂也因此制定了很先進的金融法庭,所以金融業便會在對某種業務有利的免稅天堂設立某種公司,保險業有保險業的司法天堂、資產管理業有資產管理業的司法天堂、銀行業也有銀行業的司法天堂,在這個層面上,跨國公司實際上買賣了司法,客戶在這些法院幾乎不可能打贏官司

這很好的說明了國家機器在抽象上與黑社會是一樣的︰暴力決定正義,幫規就是法律

專業服務與職業道德

近來發生許多專業人士被法院判決有罪,主要原因是這些專業人士執行專業的結果讓消費者不滿意,在台灣最明顯的就是醫療糾紛,而義大利也發生七名科學家地震預測失敗被判刑,讓人對於過度抬頭的消費者意識與法律尺度產生嚴重疑慮。

首先我們需要對專業服務有正確的認識,所謂的專業服務就是「你付錢,我盡力,但不保證結果」,因此消費者用結果不滿意來定專業人士的罪是違反交易原則的,至於職業道德則是「我盡力」,謹此而已。

以會計師為例,公司付錢給會計師做審計與簽證服務,會計師盡力查核,然後在財報上簽字,如此就完成服務,日後公司若有財務問題而能證明會計師有做假,這才能對會計師提出訴訟。再以信用評等為例,公司付錢給信評公司做信用評等,以利於發行債券等直接金融,倘若投資人買了債券後,該公司被信評公司調降評等,投資人無法據此要求信用評等公司賠償,因為信評公司在給出評等的時間點是根據過往的財務表現與可預測的未來來給予評等,但是未來是不確定的,因此只能盡力而不能保證結果。與信用評等公司相似的還有地理師與算命仙,姑且不論是否科學,這些專業人士都是依照自己的專業來給予客戶建議,只要有盡力就算是有職業道德,因此很少聽說有人因為未來跟地理師與算命仙的預測不符而提告。

從上可知,不確定性的結果不是交易的一部分

回到醫療糾紛的問題,假如無法證明該醫師有疏失,消費者提告是違反一般交易原則的,至於誤診可以說是醫術不良,消費者在消費之前應該自行判斷。

至於同一個國家的法院判決前後不一致,這並不算是交易問題,而是國家機器的問題,因為國家在某些問題上對人民有絕對的權力,人民無法拒絕被判決,因此不算是交易。

2012-11-10

套稅

由於稅制的不同,因此出現的一種交易方式,基本上在課稅是針對基準日時該有價證券屬於誰,變由誰的稅率為基準,因此高稅率的人可以將有價證券在基準日前賣給低稅率的人,然後將節省的稅付一部分給低稅率的人。

最常見的是台灣的股票可抵扣稅額,假如可抵扣稅率為 \(M\%\),現金股利為 \(C\),可抵扣稅額為 \(C_m = C \times M\%\),A 的綜合所得稅為 \(T_a\),B 的綜合所得稅為 \(T_b\);假如 \(T_a > C_m > T_b\),這時 A 就將股票賣給 B,B 得到退稅 \(C_m - T_b\),然後看兩人要如何分配。

比較有趣的應該是本來空手的人,在可高抵扣稅率的股票除息前,可以買進現股然後賣出股票期貨來套稅,不過根據市場的效率性,股票期貨的價格應該會反應一部分這種套稅行為。

有趣的是,台灣有很多財團法人是免稅的,會不會有代課操作的業者去兜售這種交易呢?我的看法是,這種套稅大到一定程度時政府會用行政命令修正或更改稅制,然後衍生出新的漏洞,在新的漏洞變大時,再補起來然後捅另一個洞。

政府本身因為愚蠢與不效率創造商機與 GDP,代價則是錯誤的資源配置與擾民,這就是政府。一段時間後,民眾會發現官員跟顧問變成一個很大的產業,這時民主的機制將很難對付這個共生的利益集團,現代的會計制度與租稅規劃都有這個調調。

2012-11-08

全球 ISP 對 P2P 封殺的情形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on Deep Packet Inspection

測量全球各家 ISP 干擾訊號的情形,各個地方差異很大,美國是最輕微的地方之一,香港跟中國都算是嚴重,台灣則是各家的狀況不一,Hinet 算低,而跟 Hinet 租線路的 seednet 跟台灣固網就相當嚴重了,基本上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這三家公司要達到一樣的毛利率,間接銷售的當然只能提供較低品質的服務,有沒有差別就要看消費者的使用情況了,對多數人應該是沒有,只是廠商會讓消費者相信自己的服務品質比別人的更好。

2012-11-04

移除不用的 debian kernel

許多人在規劃硬碟分割時,為了 kernel 的載入效率,通常會將最前面的 64MB 分割給 /boot,在執行完幾次升級 kernel,在經歷幾次 kernel 升級後就會面臨空間不足。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用 apt-get 來移除不要的 kernel,而且還會自動修改 GRUB 選單,十分方便。

 先看一下目前的 kernel
uname -r
看一下有哪些核心
ls /boot/vmlinuz*
移除 linux-image-3.2.0-2-amd64
apt-get remove linux-image-3.2.0-2-amd64
完成。